盛筵——见证《史记》中的大西南

发布时间:2018-09-27

展览时间:2018年9月29日-2019年1月6日

展出地点: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一楼临展厅A

主办单位: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

                贵州省博物馆

                四川博物院

                云南省博物馆

                成都博物馆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

协办单位:贵州省安龙县文物管理所

                中国仡佬族民族文化博物馆(贵州)

                贵州省黔西南州文物局

                贵州省赫章县文物事业管理局 

                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      

展出形式:免费对公众开放


1537952622609060166.jpg

展览概况:

大西南,史书所记“南蛮”、“西南夷”之地,囿中含今川、渝、滇、黔、桂五省(区)市以及西藏地区。战国至西汉时期,此域有巴、蜀、滇、夜郎、西瓯、骆越等独立于中原王朝的部族或王国。在秦皇汉武的文治武功下,他们相继融入华夏政治版图和文化圈,先是巴蜀,继而瓯骆、夜郎、滇。西汉史学家司马迁的《史记》虽对上述古国作了一一介绍,但其本人对这块遥远的土地仍很陌生,先言“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后云“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给后人留下了种种谜团。

现在,我们将与您一同踏上这解谜的青铜文化之旅:以《史记》相关记载为线索,用文献与文物互证的方法,将精美的文物置于宏大的历史背景下展示,通过高等级青铜礼乐或饮食等类别的器物,进一步证实史书记载的真实性,并填补相关文献的空白。

从“蛮夷之地”到绚烂多彩的古蜀文化、巴文化、滇文化、夜郎文化、百越文化,穿梭时空的长廊,漫步青铜的盛筵,您不仅将见证南方丝绸之路的拓殖与发展,更将领略西南地区融入中华大家庭的伟大历史进程!

第一单元  三星伴月,金沙流彩

雄踞西南的古蜀国是四川盆地的著名古国。成都平原三星堆遗址和金沙遗址的重大考古发现证实了西南地区独立于中原体系的、具有高度发达青铜文化系统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开了“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的古蜀国历史谜团。

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的年代前后紧密衔接,可能是鱼凫、杜宇两个王朝的都城遗址,时代约当中原地区的商至西周时期。根据目前考古成果,成都平原是西南地区青铜文明起源的中心区域。

1537952104516024182.jpg

第二单元   开明王蜀,礼乐尚楚

开明王朝是古蜀国最后一个朝代,其时间约当中原地区的春秋战国时期。战国时期蜀国已成为“东接于巴,南接于越,北与秦分,西奄峨嶓”的泱泱大国。公元前316年,开明王朝被秦国所灭,蜀地正式并入中华版图。

战国时期,蜀地流行的青铜容器有鼎、甗、釜、鍪、罍、壶等,乐器有编钟、钲、錞于等。由于地近秦、楚等大国,器用制度在蜀地固有礼制的基础上,吸收了中原文化、楚文化、秦文化等因素。青铜礼器最明显的特征是器以尊楚,即铜器风格多以楚式为主。新都马家木椁墓、成都市商业街船棺墓葬等就是开明王朝蜀人高等级墓葬的代表。

1537952218147043793.jpg

1537952306630072971.jpg

第三单元  巴都滨江,俎豆用享

巴国曾是四川盆地东部山区的一个古老王国。战国时期,其主要活动区域位于今重庆一带。在楚、秦、蜀诸强环伺下,巴国曾数次迁移都城,《华阳国志》记载:“巴子时虽都江州(今重庆主城),或治垫江(今合川),或治平都(今丰都),后治阆中,先王陵墓多在枳(今涪陵)。”这几处都邑均位于长江或其支流嘉陵江沿岸。

公元前316年,秦灭巴、蜀,随后设置郡县,正式将巴地纳入华夏版图。特殊的地理环境产生了独特的青铜文化,根据出土文物观察,在巴人上层社会中,俎、豆、壶为基本礼器,釜(釜甑)、鍪是核心炊器,编钟、錞于、钲是常见乐器。

1537952249206085549.jpg

第四单元  滇王受印,笙歌宴舞

“滇”是《史记》所载“西南夷”中仅次于夜郎的大国。从考古发掘的情况看,滇文化的分布范围大致以滇池为中心,“西起楚雄、禄丰,东达曲靖、宣威,北至东川、会泽的金沙江以南一线,东南不过南盘江(即开远、个旧一线),南至新平、元江”,“滇王者,其众数万人”。滇王所统辖的地域应主要集中于滇池盆地一带。

滇国青铜器以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著称,实用器为主,大量的兵器、农具是其他地方所罕见的,贮贝器、铜鼓、铜俑、铜枕、扣饰等是滇国青铜器的主要代表。

1537952288472078567.jpg

第五单元  夜郎探秘,釜踪鼓迹

夜郎是战国秦汉时期活跃在云贵高原东侧的一个重要地方王国。《史记·西南夷列传》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

夜郎国活动主体在今贵州境内,贵州常被称为“夜郎故地”。在贵州中西部地区发现的以赫章可乐、威宁中水和普安铜鼓山为代表的大量遗址表明在贵州高原确实存在一个有别于滇、巴蜀、楚和百越的古夜郎文明。从考古材料看,独特的“套头葬”、铜鼓、铜釜是夜郎文化的代表性遗存。虽然与西南其他区域相比,目前还未发现高等级夜郎文化墓葬,但釜踪鼓迹为探秘夜郎文化提供了重要线索。

1537952580442034892.jpg

第六单元  百越之属  和鸣钟鼓

商周至秦汉时期,岭南地区居住着支系众多的百越族群。《史记·南越列传》记载:“且南方卑湿,蛮夷中间,其东闽越千人众号称王,其西瓯骆裸国亦称王”。西瓯、骆越故地就在今广西一带。从考古出土的实物看,位于南方丝绸之路上青铜时代的瓯骆文化具有海纳百川的特色。汉文化、楚文化、秦文化、滇文化、东南亚和南亚次大陆的异域文化在此多有交汇和遗留,而经过岭南先民们的吸收、融合,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

1537952596369011350.jpg

第七单元  中华一统,丝路延绵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随着 “秦灭巴蜀”与“汉武帝开发西南夷”两件重大历史事件的完成,西南青铜文化渐趋消亡,君长林立的局面也宣告结束。《史记》记载了秦、汉王朝在西南地区开发的主要交通线路,“南方丝绸之路”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与完善。都江堰、灵渠两大水利工程的修建,并延用至今,是两千年来中华大家庭不断融合、发展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