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列展览
首页 > 陈列展览 > 临时展览 > 花中君子—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明清梅兰竹菊书画展

花中君子—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明清梅兰竹菊书画展

2018-01-19 3871  

展览时间:2018.1.20-2018.6.15

展出地点: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四楼历代书画厅

展出形式:免费参观



“梅兰竹菊”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被称为花中“四君子”,因其各具铁骨傲霜、空谷高洁、虚怀淡泊、不媚流俗的品质,被文人作为借物喻志的象征,以此标榜君子自强不息、刚毅坚卓、风骨清高的品格。而将花木的自然特征与人的美好品格结合起来,也暗合了中国传统绘画中“天人合一”的路数,加上梅兰竹菊占尽春夏秋冬,契合了文人对时间秩序和生命意义的感悟,所以咏物诗歌和文人画作里常常用到四君子的题材。

本次展览就是以馆藏明清梅兰竹菊书画为主题,展示文人墨客笔下四君子的姿态,它们或独立成幅,或折枝一隅,或组合相映,在一花一草,一石一木中,承载着画家对自然、宇宙、人生的思索。展览将呈现馆藏95件书画作品,其中一级文物13件,二级文物20件,三级文物56件,许多展品是第一次与观众见面,殊为难得。展览共分五个单元:

第一单元为“第一番风——梅”。梅于冬春之交,独放于百花之前,位居二十四番花信风之首,被视为报春花使,更因其“凌寒独自开”的气质,让人心折。所谓“画梅须有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在文人士子眼中,梅冲寒斗雪、玉骨冰肌、傲岸坚贞,尤为使人敬仰。本单元重要展品有陈淳《墨梅图》、万承纪《雪梦图》、黄慎《老人梅花图》、罗聘《红白梅花图》、高凤翰《墨梅图》等。

第二单元为“空谷自芳——兰”。兰盛放于幽谷之中,遗世而独立,姿态清雅,气息芬芳,常被比作高人隐士的林泉风致。人们画兰花,多寄托一种高洁幽芳,不为尘俗所污的节操,孔子就曾评价兰花“生于深林,不以无人不芳”,历代文人高士对其高洁淡雅清新脱俗的品质也多有吟哦。本单元重要展品有文徵明《兰石图》、白丁《天台岩兰图》、黄慎《纫兰图》、曾衍东《盆兰图》等。

第三单元为“虚心有节——竹”。竹直竿凌云、四时青翠、虚心有节,代表超群脱俗的品格,中国文人莫不嗜竹。竹入画,始于唐代,至北宋苏轼发展了画竹的方法,纯以水墨浓淡来分竹叶向背,更有文同创画竹理论,主张胸有成竹而后动笔。画竹之法,亦如书法四体,元代赵孟頫即以画竹之法道出书画同源之本:“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与八法通。若是有人能会此,当知书画本来同。”而在民俗文化中竹亦有竹报平安、四时青翠的吉祥寓意。本单元重要展品有王绂《枯木竹石图》、夏昶《墨竹图》、朱鹭《翠绿千重图》、李鱓《墨竹图》、蒲华《朱竹图》等。

第四单元为“凌霜而寿——菊”。菊独立深秋,凌霜而荣,不趋世俗,傲骨晚香,先后为屈原、陶渊明所钟爱,成为“花中隐士”。菊花入画约始于五代,其作品相对于梅兰竹略少,通常以勾勒渲染法来完成,但无论敷色还是水墨,都是以表现菊傲严霜之气为先。传统民俗中因菊盛放于秋季,故为秋的象征,人们甚至把九月称“菊月”,加上菊与“居”同音,“九”又与“久”同音,所以菊花也用来象征长寿或长久。本单元重要展品有孙克弘《秋菊图》、沈云英《瓶菊图》、高凤翰《菊石梧桐图》、任预《延年益寿图》等。

第五单元为“君子相映”。梅兰竹菊被称为“四君子”始于明代黄凤池所辑《梅竹兰菊四谱》。画家用“四君子”来标榜文士的清高品德,梅高洁傲岸,兰幽雅空灵,竹虚心直节,菊冷艳清贞。绘画中也常以梅兰竹菊组合形式出现,象征君子之品性正直、纯洁、坚贞、气节。本单元重要展品有嵩南、石涛合作《梅竹图》、罗聘《兰竹图》、郑板桥《兰竹石图》、董棨《四君子图册》。

除去传统展线之外,展览还有以下亮点:首先,各单元之间以含有人物元素的画作为起点,不仅使单元划分更加明确,也会提升观众美好的视觉体验。其次,展品说明牌上会有一个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将出现关于画作的作者介绍、尺寸、款识、钤印等信息,方便有兴趣或者有研究需要的观众进一步探索知识。有的作品上有画家题诗,观众可以一边赏析书画一边解读题画诗,获得“诗与画相映成趣,景与意融融相生”的感受。最后,展品中不仅有文人画题材的梅兰竹菊,以此展现君子之风,展现文人的孤高清雅,也有画作体现它们在民俗文化中的延伸含义,表达世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比如梅花和春消息、好消息之间的联系,以及菊花有赐福遐龄、延年益寿的内涵等。

展览将于2018年1月20日对公众开放,欢迎大家移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四楼历代书画厅观赏,一起领悟梅兰竹菊这一人格化的东方审美意象的内涵,透过具象的画作去理解传统士人情怀,透过象外之意去思接千古,传承君子美德。


清代黄慎纫兰图


清代高凤翰墨梅图


清代郑板桥兰竹石图


明王绂枯木竹石图